市场报告

<p>自1979年革命以来,美国和伊朗政府已经分裂,但美国政策一般侧重于反对伊朗政府;不是伊朗人民</p><p>随着昨天全面禁止伊朗移民(七个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之一),特朗普总统远远超出了美国的先例,并采取直接措施打击伊朗人口</p><p>即使禁止整个国家是打击恐怖主义的有效方式(但事实并非如此),将伊朗列入禁令极为困难</p><p>虽然该名单不包括9月11日袭击中19名劫机者的原籍国,但它包括伊朗,因为其政府是恐怖主义的国家支持者;不是因为其公民的行为</p><p>事实上,没有伊朗国民对美国家庭采取恐怖主义行动</p><p>将政府行为与其人民的行为混为一谈,对美国的利益既危险又有害</p><p>值得注意的是,在签署这一行政命令时,特朗普总统表示,“我们只想承认那些支持我们国家并深深爱护我们人民的国家</p><p>”也许像许多美国人一样,总统并不了解绝大多数</p><p>大多数伊朗人实际上对美国持非常积极的看法</p><p>正如我在另一篇文章“揭露美国人关于伊朗的许多神话”中所写的那样,伊朗人是中东地区最友善的美国人之一,美国在该地区的善意供不应求</p><p>保留这种支持符合美国的强大国家利益;它完全禁止移民,不会疏远整个人口</p><p>很容易看出伊朗对美国的善意将如何迅速减少;那些受禁令影响的人的故事既令人沮丧又令人心碎</p><p>一个不能再来美国的人是我的好朋友</p><p>她希望完成她的博士学位</p><p>在美国大学的地球物理学</p><p>在过去的两年里,她的唯一目标是学习英语并提高她的雅思和GRE成绩,以便她可以转学到美国的一所学校</p><p>我的朋友是特朗普声称他想来这里的人之一:她在伊朗获得全额奖学金,是伊朗最优秀,最聪明的人之一</p><p>可悲的是,由于禁令我无法合理解释,她可能永远无法在美国学习</p><p>在取消禁令或伊朗遵守特朗普政府要求提供有关伊朗公民的更多信息(不可能)之前,伊朗人民将不再能够在这里学习,探亲或开始新的生活</p><p>他们感到震惊和不安是可以理解的</p><p>但是,这一行动的影响超出了对个人生活的影响;这也将刺激美国对伊朗人民超过30年</p><p>自1979年革命以来,美国领导人一直认为,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和反对是伊朗政府政策的一个功能,而非伊朗人民</p><p>不幸的是,